为什么一件剪裁良好的大衣能卖出高价?

2019-11-21 18:08     人民时尚网/www.sdnewsw.cn

好剪裁让我们穿着舒服,行动自如,不被衣服困住。好的设计师真的了解运动状态的人体,这次就让设计师来聊聊业内故事,何为好剪裁,为何剪裁那么重要。

做衣服,消费者都爱好剪裁

对于服装设计这个职业的描述,我见过的最直击要害的定义来自维维安•威斯特伍德(Vivienne Westwood):“我所从事的工作受限于面料与人体,我的工作是用面料来表达人体。”这是一个不纠结的思维模式,你瞧,自现代服装工业产生以来,几乎每一代里都有设计师纠结过“时尚是艺术么”之类的自我认识,但在另一个类比上——服装设计与建筑设计,从过去到现在,设计师们的认知趋同一致:这是两个领域,有共性,它们都是在与空间、线条比例打交道。比如香奈儿女士(Coco Chanel)曾直言:“时装就像建筑,是一件关系到比例的事儿。”

VIvienne Westwood

Coco Chanel

那些精通剪裁、善于风格创造的服装设计师们几乎都曾表示自己对这种“建筑感”乐在其中。比如已故的意大利时装大师费雷(Gianfranco Ferre)是建筑师出身,他曾这样解释自己的设计方式:“在设计服装时,我使用与做建筑相同的方法,即基本几何法,用取自平面的材料,将之发展成空间结构。”

Gianfranco Ferre 1993 秋冬

Gianfranco Ferre 1993 春夏

费雷谈论的设计方式带着一种动感——从二维平面图到三维立体服装。他的话帮我解决了一个好奇心:我有个学服装设计的朋友刘芳,在伦敦求学时我们都很喜欢逛美术馆,她会长时间地观看人物肖像,边看边揣摩画中人的衣服怎么复制出来。我一直好奇刘芳的思维模式,她说看到图时“在脑海里浮现出每一条线和褶在衣服上的位置和效果”。这种二维与三维之间的来回互推,大约是沉溺于剪裁乐趣的设计师们的“通病”。比如维维安•威斯特伍德就从法国18世纪画家华托(Jean-Antoine Watteau)留下的绘画中,复制出当时女性服装上的一种被称为“华托褶皱”的背部别致设计。

Gersaint’s Shop Sign by Jean-Antoine Watteau

这种从二维平面图到三维立体服装的过程,在时装院校的教育里被称为Construction结构工艺。简单来讲,这个过程包含了定设计稿、制作版型(纸样)、按照纸样制白胚样衣、缝合、修改调整版、选定面料完成样衣等一系列的阶段。作为消费者的我们买到称心如意的衣服时,会热烈称颂“剪裁真好”,这个“剪裁真好”来自出色的结构工艺。

Gianfranco Ferre

剪裁好的衣服,哪怕是最常见的款式与面料都会让人自信倍增。比如无论怎么断舍离自己的衣橱,我都坚决留下费雷的衣服,因为就算最常见的铅笔裙,费雷的设计也能让我看起来摆脱了梨形身材和假胯的困扰,看起来所有比例都刚刚好,增一分则肥、减一分则瘦。你瞧,教我如何不爱它啊,这条看起来普通的黑色裙子为我营造一个小小空间,包裹于其中的身体是安全的、行动自如的、有型的,这种状态里的人也自信倍增。就像麦昆(Alexander McQueen)所言,有些衣服是女人的战袍,披上它们就觉得如虎添翼。

Hermès by Maison Martin Margiela

有些衣服的剪裁是如此之好,甚至会让人觉得它们似乎有灵性,比如我喜欢领口的V形设计,因为这样设计让人看起来锁骨纤细、脖子修长,但我畏惧走光。有些服装的V领设计看设计图很美,穿上身则像八杆子打不着的、爱指手画脚的蛮横远亲,让人不得不打起精神、分出心思去应对。而Martin Margiela在爱马仕时期设计的V形上衣就像有灵性一样,不会激发身体的反感,不会限制身体的行动,而是相得益彰的良伴,让人放心地行动自如。

Hermès by Maison Martin Margiela

就像纪梵希(Hubert de Givenchy)先生在很多年前指出的那样:“衣服必须追随人的身体,而不是用身体去满足衣服的形状。”这是作为消费者的我们喜欢好剪裁的原因,因为我们是活生生的人啊,会笑会跳。买衣服,谁不喜欢那些有着轻松灵活又柔软线条的衣服呢,这类好剪裁的衣服不会把我们塞入一个僵硬的套子里,而是凸显或修饰已有曲线。不能适应人体的衣服,就像把人当作了无生气的雕像,那么还是把那些衣服送进博物馆吧。

Audrey Hepburn in Givenchy

安特卫普六君子(The Antwerp Six)之一的比利时设计师Dries Van Noten曾这样描述身体与服装的关系:“身体是种限制,但我喜欢在有限的空间里做设计,有的设计会激发身体的抵抗。穿上身后让人方便移动的长裙,与套在木头模特上的长裙是不一样的。”那就让我们跟着设计师的思路去了解好剪裁吧!

Dris Van Noten 2019 秋冬

做衣服,服装设计师拆解何谓好剪裁

Alexander McQueen 2019 秋冬

“这衣服的上身效果太好了,把我的身形显得该瘦的瘦,该胖的都给掩盖住了。”这种良好的上身感觉,从服装专业的角度来讲就是“版型好”。通常消费者讲的“剪裁好”中的剪裁是一个过程,贯穿了从定设计稿、制作版型(纸样)、按照纸样制白胚样衣、缝合、修改调整版、选定使用面料完成样衣等一系列阶段的整个过程。让消费者穿着舒适的好版型好剪裁,是这个过程的结果。剪裁好的衣服要求设计师从最初阶段到成品阶段,每个环节不仅要做对,还要有悟性与灵性,有创作。

Kate Moss 出演 Alexander McQueen 2019 秋冬系列广告大片

设计师需要思考和设计出各种衣服上的省道(Seamline)和掐褶(Dart),比如省道,就是版型上画出的缝合线(Seamline)的走向和缝合工艺的处理;比如营造廓形的掐褶(darts)的位置和缝合工艺的处理;比如肩袖接口处是弧线袖笼线(armhole)的处理。人们喜欢麦昆的设计,特别是他的西装上衣,上身特别好看。好看的主要原因是麦昆特别重视且善于设计处理Seamline的曲线线条。以西装的腰身和袖子设计为例:麦昆的设计和剪裁的袖子线条处理是带有一定弧度的,所以上身就特别好看。

Alexander McQueen 1998 秋冬

对设计师而言,做衣服的挑战是:在保持住一个严丝合缝的廓形的同时,要最大程度适应人体的各种行动,并凸显穿衣人的个性。人体不是简单的平面线条,设计师通过剪裁处理线条,目的是为了呼应人体的需要。

Yohji Yamamoto 2019 秋冬

制版的方式,主要分为平裁和立裁。山本耀司让同行们尊敬的原因之一是他精通平裁,又能将平裁和立裁结合得很好,所以他的服装有漂亮的体积感。很多有抱负的设计师喜欢立裁,立裁让设计师直接面对面料的质地、颜色、重量、悬垂度,更有挑战性。麦昆特别喜欢做立裁,因为他在立裁基础上,可以随便去发挥创意。他做那些廓形设计都特别有趣,比如将立体的玫瑰花变成袖子。同样John Galliano也精通立裁,源于他以前做戏服的背景经历。我不太了解Gareth Pugh的背景,但从他的设计系列可以看出,他也具备了很深的剪裁功底也是。

Christian Dior 2007 春夏 Haute Couture

大致来讲,我们通常说的剪裁是制版和缝合的过程。女装的高级定制和男装的西服定制,被视为服装制造业的产业链顶端工艺。定制的好坏取决于团队合作,是制版、缝合、装饰等一系列的工艺决定了衣服最终的效果。所以,大型的时装屋,比如Dior,它们最重要的财富之一是幕后的工作人员,特别是负责制版和缝合的那群人。只是通常消费者看到的只是最后成品,忽略了背后的技术,就像我们觉得一个设计软件好用,但是通常想不到前期开发设计的技术员们的开发过程。

Gareth Pugh 2019 春夏

制版与缝合工艺的重要性可以用“扒版的失败”来解释。有人买了大牌成衣回去仿制,就是通常说的扒版,而这种扒版总是似是而非、离题千里,原因主要出在制版和缝合上:即便拆解了衣服画出版型,通常也把握不准线条的细微处理,因为原版的线条处理不是一蹴而就的,而是经过反复试验的。同时,因为面料的差别、使用的缝合技术的不同,扒版总是逃不脱失败的。BossArmani的西装成衣因为版型好而受欢迎,因为那些版型经过反复修改。Peter Pilotto品牌背后的设计师二人组曾在采访中表示,在设计制作一件衣服时,85%的时间用于版式和制作,只有15%的时间用来在纸上画设计图稿。

Emporio Armani 2012 春夏

Margiela在爱马仕的时期设计的深V上装受欢迎,因为他借助爱马仕的工匠升级了自己的原有设计,比如深V上装,工匠在肩膀的地方调整了几毫米,使得深V也不会走光。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剪裁的目的:为了给穿着这件衣服的人提供更多、更自在的空间。

Hermès 2001 春夏

剪裁的功能之一是把面料的特性发挥到设计要求的最大化。不同的剪裁适用于不同的面料,比如一件在白胚样衣看起来剪裁特别漂亮的衣服,换一个不适合的面料就会失色。再比如之前提及的Margiela在爱马仕的时期设计的深V上装,它适用于爱马仕的一种特有的面料,如果换成一种更柔软的面料,它穿在人体上的效果就会变。通常剪裁是先做纸样,先把版型落在纸样上,然后再通过白坯布去试,如果制版没问题了,设计师再选择自己喜欢的面料做调试。

Hermès 2001 春夏

读书时,我很喜欢维维安•威斯特伍德,我听说的小八卦是:她工作室招的制版师以德国人为主,因为德国人做版更严谨,她的设计比较特别,她完全不玩中规中矩,很随性。因为我在英国留学,从本科到研究生都是在学习服装设计,所以我大多研究的是英国设计师,他们不同于法国设计院校培训的设计师,他们敢于尝试、敢于突破,相对比较超前。

Yohji Yamamoto 2019 秋冬

我个人挺喜欢山本耀司的设计,他通常是完全净色,但在他的净色里可以看到很多心思细腻的细节处理。我的研究生导师Ulrich Lehman曾和我说过:你要是真想玩儿剪裁,必须得选择净色,因为净色能让剪裁细节、效果更漂亮,更能凸显剪裁;如果在印花面料上玩儿剪裁,就多余了,因为印花本身就很丰富,你要做的是将剪裁简单化,印花才能更漂亮;纯色能让设计师的小心思小细节表现得更明显。

Yohji Yamamoto 2019 秋冬

其实所谓剪裁,或许可以这样从字面理解:拿剪刀裁布,把平面的布变成立体好看的衣服,达到设计目的。有时,服装设计师们会去其他同行的秀场捧场,因为秀场非常能体现剪裁功力,好的设计师真的了解运动状态的人体,他们做衣服是让人穿,而非让衣穿人。

[责任编辑:陈曦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