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静之间 RICHARD MILLE里查德米尔尽显特立独行

2020-05-25 15:07     人民时尚网/www.sdnewsw.cn

诞生于2001年的年轻腕表品牌RICHARD MILLE里查德米尔,一直以来都保持着一种兼具运动与优雅、年轻又充满活力的形象,但另一面RICHARD MILLE又是一个严谨而认真的存在,这两枚结合了传统制表精神与现代工艺的作品——RM 020陀飞轮怀表以及RM 36-01 SEBASTIEN LOEB陀飞轮重力测量腕表便是这种精神的代表之作。

一提到怀表(Pocket Watch),脑海中出现的是身穿西装三件套的绅士,胸前或者衣服口袋里总能掏出一块怀表,派头十足。怀表把人们从钟楼或者家里的时钟解放出来,后来又逐渐被更小巧的腕表取代,但其背后的制表精神与工艺水准却被不断地演绎和传递。当Pharrell Williams菲董身着牛仔外套,戴着法式报童帽,手持RM 020陀飞轮怀表出现在公众面前时,带来了不一样的街头时尚潮味,让你不由得想和他做朋友。

作为RICHARD MILLE唯一一款怀表,它独特的长方形表壳参考了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雕塑家之一的罗马尼亚艺术家康斯坦丁·布朗库西的作品《无尽之柱》,配上侧面明显的弧形设计,同时兼具硬朗与迷人的曲线变化。

一贯前卫大胆的RICHARD MILLE是运用材质黑科技的急先锋,其作品时常会出现崭新的高科技物料。这枚RM020陀飞轮怀表正是世界首款采用非金属表坯的怀表,使用的是最初运用在美国空军喷气机、在超高压和超高温环境下锻造的超细碳纤维同向性复合材料,与6时位置不断旋转的陀飞轮装置一起,确保时计在多变环境和温度下保持走时精确稳定。

怀表拥有超长的10日动力储存,显示于盘面9至10时之间;在盘面4时位置则设有如汽车变速箱似的功能选择显示,按压表壳12时位置的上链表冠,可相应地选择手动上链(W)、齿轮空档(N)和时间设定(H)。

翻到表背,便可看到一个特别的设计——组合式调时装置,借助这几个安装于机芯外部的组件,当出现故障或进行维修时,无需拆开底板便可更换调时装置。并且从表壳底盖上安装或拆卸本模块机件时,不需要拆下指针和表盘。除此之外,这枚怀表的动力来源于一个细小装置——陀飞轮轴承,这个装置在19世纪被发明并用在怀表当中,由两根并联排列的螺旋发条驱动,可以为怀表提供持续10天之久的动力支持。

RM 020怀表配备特制钛金表链和链扣,独特的设计让钛金表链与怀表的连接更便捷,便于不同场合的使用。取下表链安装在附加底座上,立刻变身座钟,无论是在总裁气派堂皇的办公室书架上,还是在富豪金碧辉煌的客厅茶几上,都熠熠生辉,是足以镇住时光的神器。

如果说RM 020是绅士的化身,那么RM 36-01 SEBASTIEN LOEB陀飞轮重力测量腕表则是RICHARD MILLE血液中流淌着赛车灵魂的腕表代表,于前代腕表 RM 036 的基础之上,再度提升了腕表的 G-Sensor 重力测量技术,其重力传感器可在各个方向随着棕色陶瓷旋转表圈转动。这款腕表的灵感来自于赛车手在驾驶过程中需要面对的G力,车手转弯时甚至可达4G,即4倍体重的惯性力。

Sebastien Loeb(塞巴斯蒂安·勒布)作为WRC赛事“硬汉级“的王牌车手,曾史无前例地连获九年世界拉力锦标赛年度总冠军头衔、并迄今为止仍保持着分站赛冠军数及拉力车赛完成记录。正是因为他出色的技术以及成熟的心态,RICHARD MILLE与他合作打造出了这款搭载重力传感器的RM 36-01陀飞轮重力测量腕表。佩戴者只需简单的手动操作,便可直观测算横向减速力和纵向应力。对钟表和车手而言,这无疑是具有创新性的技术突破。

RM 36-01 SEBASTIEN LOEB陀飞轮重力测量腕表内的陀飞轮因抵消地心引力而生,重力传感器为精准掌握G力而存在。当车手驾车享受风驰电掣时,仅需轻转棕色陶瓷表圈,便可打开关于重力与时间的空间之旅——重力传感器可在各个方向随之转动,车手可以看到大转弯,或直道上加速和急刹车中的横向减速和纵向应力。传感器与表圈和蓝宝石水晶镜面直接相连,最高可以感应高达6G的力度。通过刻度显示,车手可以了解减速是否安全(绿色区域)或存在危险(红色区域)。只需按下中央按钮,即可轻松完成归零操作,可为车手提供有力的帮助。

[责任编辑:陈曦言]